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龙门阵

北方丝绸之路的五大重镇(下)

2019年09月03日 09:45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李贵平

腾格里沙漠游人很少。

沙坡头被称为“塞上江南”。

西部影城的火炮道具。

影城工作人员给道具补妆。

西部影城原来是一座古堡。

沙漠中的栈道。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

  无垠的沙漠,浩瀚的戈壁,险阻的山脉,雄奇的边关,多年来一次次让我举头望明月,心驰大西北。

  走过麦积山,张掖丹霞地貌,我继续行走在北方丝绸之路重镇——沙坡头,镇北堡,西域的苍茫,掩盖不住广博与浩瀚,追逐着被风沙雕琢的古城,我再次陷入历史的怅惘。

  一

  沙坡头 夕阳下的“长河落日圆”

  沙坡头,是我此次西北游的重要一站。

  沙坡头位于宁夏中卫市西郊15公里处。这里和不远处的沙湖,构成贺兰山脉“塞上江南”双璧。早年,沙坡头也是丝绸之路的驿站和古渡口,只不过现在这些驿站和码头完全没有了建筑遗迹。当时商旅货物要渡过黄河,主要靠租用当地人的羊皮筏子。

  沙坡头,也是唐代大诗人王维写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地方。王维当时写这首诗时有着哭笑不得的背景:开元二十五年春(737),河西节度副大使崔希逸大破吐蕃军,唐玄宗命王维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奉使凉州,察访军情,实际上也是将王维排挤出朝廷。出塞途中,王维把他的孤寂情绪融化在广阔的自然景象的描绘中,豪迈中有几许“只是近黄昏”的无奈。

  站在沙坡头高处望去,连绵起伏的沙丘平滑柔美,在黄灿灿的光晕中组成一道梦幻般的韵律。阳光在长长的黄河上无声滑动。河面上,几只羊皮筏子载着游人悠然荡漾。黄河沿岸,郁郁葱葱的香花槐、垂柳、国槐、四六杨、樟河柳,连同滩涂上的幽幽水草,和周围的漫天黄沙形成强烈对比。

  下午4时,我在沙坡头的黄河大桥上拍摄,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说变就变,阴云密布,几道雷电滚过,下起滂沱大雨。雨水浸落在原本淡黄色的沙丘山,很快将它们浸淋成深黄色。

  没带雨衣的我只好躲在河边一木棚里木然地候着。木棚里,几只骆驼嘲讽地盯住我,噗噗直打喷嚏。一位在卖水果的小摊老板说,这里虽然是沙漠地带,但黄河水一向丰沛,也有许多飞鸟以此为巢。小时候,经常看到黑鹳、金雕、玉带海雕、白尾海雕、灰鹤、蓑羽鹤、白琵鹭在这里飞翔,还有荒漠猫、猞猁、鹅喉羚、岩羊等在砂砾地带和树林草丛间窜来窜去。

  过了一小时,大雨才住。我踩着湿湿的黄沙走出沙坡头,穿过一条公路,来到对面的腾格里沙漠主景区。

  腾格里沙漠是中国第四大沙漠,蒙古语寓意为茫茫无边的天空。它东抵贺兰山,西至雅布赖山,面积约3万平方公里,海拔1200~1400米。

  走在木板铺就的长长的栈道上,我第一感觉就是燥热。由于无遮无拦,即便此时已是下午五点过,我还是仿佛身处桑拿室一般,浑身湿透。越过一道沙坎后,壮美的腾格里沙漠赫然显现。

  眼前,连绵的沙漠犹如静止的黄河波涛,荡向天际,在金黄色余晖的照射下凸显一道道曲线。左前方远处,有一支旅游驼队悠然穿行,铃声响过,在沙漠上拖下长长的阴影。

  走下栈道向沙漠深处走去,可能是刚下雨的缘故,脚下的沙子被踩得喳喳作响。这里的沙子稍硬,不像敦煌月牙泉一带的沙丘,一踩落就软绵绵地陷下半尺,它对脚板的按摩要舒适得多。

  举目四望,偶见沙丘上有几处供人歇息的凉亭木棚,时有鸟儿飞过。这些东西,在单调的沙漠中倒成了风景。天幕渐渐昏暗,四周已见不到一个人,几只乌鸦凌空翱翔,我有点发怵了,忙返回去走出大门。旷野无边,夕阳终于沉入地平线,我等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拦下一辆去中卫市的旧面包车。

  我站在车上,沙漠之后是一片起伏的山峦和土林,虽经风雨持续不断的洗礼,但那些能傲然矗立、壁立高耸、经年不倒的土林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这些土林多呈柱状地形,是因千百年来气候干热经暴雨径流侵蚀、切割地表后形成的。

  二

  镇北堡 中国电影曾经的荣光

  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影坛,应该是从宁夏镇北堡起步的。

  镇北堡西部影城,诞生在两座曾被世人遗忘的古堡中。沿公路边的古堡俗称“老堡”,始建于明代弘治年间,是古代军事要塞的兵营,在清乾隆三年(1738)被地震摧毁,距今已有500年的历史。

  镇北堡陈列馆里文献资料说,当年明朝参将韩玉将军准备在贺兰山这一带修建城堡时,曾请所谓“风水先生”看过这里的“风水”,先生走遍四周,说这地方正处在贺兰山山脉中间,有“卧龙怀珠之势”,更有一条“龙脉”延伸下来,预言此处将来“必出帝王将相”,于是韩玉才决定把城堡建在这里,就成了现在的镇北堡。到了清代为防御外族的乘虚而入,于是,在震毁的“老堡”旁边不到200米处的地方,又修建了一座比“老堡”略大一点的土城堡,这就是所称的“新堡”,它大约落成于旧堡被震毁后的两年,即清乾隆五年(1740)。这种古堡,在当地俗称“土围子”,是中国西北地区特有的“覆土建筑”。

  古往今来,这里帝王将相倒是没有出过,但轰动世界影坛的影视作品和明星、名导却是出了不少。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影坛的三部作品--《牧马人》《红高粱》《黄水谣》,都是在西部影城拍摄的。

  西部影城被誉为“东方好莱坞”,地处宁夏银川西郊35公里处。影城利用古堡原有的奇特、雄浑、苍凉、悲壮、残旧、衰而不败的景象,突出它的荒凉感和原始化。

  西部影城跟一个人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他就是已故作家张贤亮。1961年冬天,尚在农场的张贤亮,无意中发现了镇北堡这一处军事遗迹,20多年后,他将镇北堡介绍给了影视界,并投资修建了这一着名的影视基地。

  迄今,西部影城已拍摄了获得国际国内大奖的《牧马人》《红高粱》《黄河谣》《黄河绝恋》《老人与狗》及《大话西游》《新龙门客栈》《乔家大院》《老柿子树》《水浒英雄谱之双峰镇——朱仝与雷横》等上百部影视剧。

  那天下午,漫步在影视城,流连于被阳光切割得阴阳分明的城堡中,我心里浮现出许多西部电影的场景。这是一次逐梦之旅,这样的境地和氛围,是很难在今天大多追逐名利的国产电影里重温的。记忆中,根据张贤亮小说《灵与肉》改编的电影《牧马人》,是我最喜欢的一部中国“西部片”。

  《牧马人》由谢晋先生执导,是一部让人喉头哽咽的故事片——在那个无数人的灵与肉被压抑扭曲的年代,一个有情怀的男人和一个投亲无路的女人,在黄尘漫天的戈壁滩被撮合到一起并相爱了。这种爱情很沧桑,却在万里云天的衬托下带着童话般的美好。

  谢晋也是我最敬重的中国好导演。记得2004年夏,作为媒体记者,我有幸结识了来蓉筹拍收官之作《江湖祭》的谢晋,随他去泸州、宜宾、乐山等地选景。当时谢晋说,《牧马人》是他拍得很伤脑筋的一部片子。

  在今天,我们几乎再难看到《牧马人》那种逆境中挣扎人性的好片了。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