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刘长荣:我痴迷法轮功害已害人(图)

2019年09月03日 09:40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刘长荣(口述) 董 泳(整理)

  我叫刘长荣,女,1951年1月出生,小学文化,住旭牛集团蓝球场附近,是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旭牛集团纺织行业一名退休职工。

  由于多年从事纺织工作,我身患腰椎、颈椎、骨质增生、失眠等多种疾病,常年吃药打针。1997年2月份,我听别人说练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就找到潢川县所谓法轮功嫡传弟子朱黎亮(因朱某曾在1994年到郑州现场参加过李洪志讲法,故朱某在潢川县以法轮功弟子和辅导站站长自居)。刚一见面,朱就说“法轮大法是世上唯一的正法,李洪志老师有大神通,是无所不能的,宇宙间只有李老师是真正的神,是在真正的度人”。

  听了朱某的介绍后,我就抱着练好法轮功治病的良好愿望开始练功。由于急于治病,我每天除了背经文、打坐练功就是和其他的同修交流学法。过了大约半年时间,我就觉得自己有一定功力了,便找朱黎亮站长谈体会和心德,朱鼓励我继续诚心修炼,还让我担任旭牛集团蓝球场练功点的辅导员。

  在朱某的亲自指导下,我越陷越深,1999年依法取缔法轮功后,无论组织和亲友对我怎样劝导,现身说法,我都不听不闻,还依然保留着法轮功书籍录音带,暗地里继续练习法轮功,多次抄写李洪志经文进行散播,并动员和说服原功友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到2001年的时候,我对法轮功已达到痴迷程度,精神出现恍惚,产生了自杀求得所谓的“圆满”的念头,家人发现我精神异常情况后, 将我送到信阳市精神病院检查,诊断结果为精神分裂症,但我拒不配合治疗,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家人又将我带回潢川。

  在我患精神病期间,我还对前来照顾我和亲情感化的同胞弟弟宣讲“法轮大法”,我的弟弟刚开始不信,我就以不信“法轮功”就不要认自己的姐姐相胁迫,弟弟不忍看我精神失常,开始附和着我学练法轮功。就这样,我逐渐也把弟弟带入了半信半疑法轮功的泥潭。2003年3月,弟弟患感冒发高烧,感染急性肺炎,胸膜积水,急需送较近的武汉市场省级医院抢救治疗,弟媳急着向我借钱,我告诉她,法轮功弟子有师父保护,不需要转院治疗,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借吃药治病的钱。就这样,耽误弟弟的有效抢救时间,弟弟最终死在送往武汉的途中,不久弟媳带着对我的怨恨,远走他乡。

  2003年4月,从弟弟这起本不应该发生的悲剧上,我逐渐从噩梦中醒悟,加上身边亲朋及反邪教自愿者的劝说,我终于彻底摆脱了这害人的法轮功。但可悲的是:因为我痴迷法轮功,害得同胞弟弟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每当回想同胞姐弟手足之情,每当看到与弟弟同龄的人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情景,我就禁不住流如雨下,这些都是法轮功造的孽,不仅害了我个人,而且更害了我弟弟一家人。

  往事不堪回首,但仍历历在目。我现在没有别的奢求,把对弟弟一家人的愧疚,化着对侄儿的爱,承担起替弟弟抚养儿子的责任。同时,我原天下所有像我一样仍痴迷法轮功的人,看着这篇我饱含血泪和倾诉,早日醒悟。

?

【责任编辑:蓉林】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