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案例追踪

马铁松:重新拾起手艺(图)

2019年09月03日 09:41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马铁松(口述)清水(整理)

  我叫马铁松,1962年4月9日出生,家住舒兰市开原镇六滴村六滴屯。

  摸索出自己的雕塑之路

  我生长在一个穷山村,四周山峦环绕,夏季绿树葱葱,冬季白雪覆盖,景色别致,四季分明。上学的时候正好赶上文革,学校经常放假,在家无所事事,就帮父亲上山打板柴,刨树根,做生活燃料,刨回来的树根很湿,放在院子里晾晒,躺在院子里的树根五花八门,经常浮现在我的头脑中,缠绕幻影出形态各异的图案。

?

  图片来自网络

  1981年,我从舒兰县第二十五中高中毕业,回乡踏踏实实当了一个农民。作为村里唯一的高中生,面对家中承包的3晌多水旱田,我心有不甘,正在百愁不展的时候,屋檐下的树根挑起了我的记忆,触动了作根雕的想法。刚开始做根雕,只从事一些简单的模仿,根据树根形状,我用心一刀一刀的雕,把每件作品都打造出灵气。为了雕出一件好的作品,手经常被刀划破,也不知道痛。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我把从书报、电视和生活中看到的各种根雕图案进行收集整理,逐渐摸索出自己的雕塑之路,也在家乡闯出了名气。随着根雕成为艺术品走入千家万户,根雕成品也越来越赚钱。我的雕塑作品也越来越容易出手,价格也在不断的提升,家里的收入也越来越多,生活条件有了显着改善。经过十多年的艰苦努力,我的雕塑手艺在全县晓有名气,周围的人们看我的眼光也发生了变化,我还成为乡里发家致富典型,成功的自豪感一度让我得意忘形。

  根雕作坊变成练功场

  1997年3月,邻居来串门,说他正在学习一种练了后不用打针吃药,不用看医生的神功,这个功叫法轮功,已经练有3个月,感觉身体轻松。听邻居说完,我觉得世界上那有这样神奇的好事,就说我搞雕塑都没有空,那里有时间去练功,婉言谢绝了邻居的好意。可邻居不死心,经常来我家劝说,我经不起邻居的好言相劝,为了强身健体,我买了《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等书籍,并按照经文要求学法练功,遵照师父练功时间越长越好的要求,我就不分白夜地练功,不但早晚“练功”打坐,还一遍又一遍的读,一遍一遍的抄写《转法轮》,甚至背诵《转法轮》,认为自己是一个可以得“法”的人,对师父的言论深信不疑,幻想着“白日飞升”“成仙成神等各种“神”境。当时,法轮功就向一种磁场强烈吸引着我,练功、练功、消除“业力”的声音占据了我的整个身心,人也变得浑浑噩噩的,神不守舍,一切为练功,我还把根雕作坊变成了练功场。

  随着练功的深入,我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学法练功上了,创作根雕的时间越来越少,根雕成品也越来越少,到后来我把根雕的工作全部停下,一门心思练功。家里没有根雕的收入,生活如雪上加霜,一从富裕走向贫困,生活质量的下降对家人来说是无法接受的,亲属和朋友都不理解,认为我是好日子烧的,都苦口婆心的劝我,父母见我这样,怕我出什么毛病,终日恳求我,以泪洗面,可我却无动于衷,继续执着的练功。

  练功到底为了什么?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我很不理解,认为这么好的功法,让人为善,祛病强身,我对政府的要求充耳不闻,每天坚持打坐,机械重复一件事,练功让我的记忆产生一种幻觉,我能按照师父所说,得道成仙,这种幻觉伴随了近十年时间。由于长时间的席地而坐,身体开始吃不消,感觉腰部疼痛,这时我已经患上了腰间盘突出,病情很严重,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一天,我在练功时突然晕倒,家里人把我送到医院,经过检查,我的肾出了问题,颈椎和腰椎都出现压迫神经现象。我对家人说,这是在削除业力,坚决从医院回家,拒绝治疗,依然继续坚持自己的练功方式。

  练功未能缓解我的脊椎疼痛,神奇的幻觉也没有奇迹的发生,我也再次晕倒在根雕作坊里,家人再次将我送进医院,再亲人和朋友的劝慰下,我开始对练功有了一丝怀疑,开始反思自己练功到底为了什么?

  2007我大病一场,身体极度虚弱,躺在医院里,但是家里却无法承担治疗费用。这个时侯,村上和邻居伸出帮助之手,让我渡过了最难的一关,也使我清醒的认识到,谁可以帮助自己,也发现练功的苍白,甚至是一种悲哀,除了凄惨的现状,我没有得到任何自己想要的。

  出院后,我面临如何生活下去的考验,为了让能够重拾根雕艺术,还是邻里和反邪教志愿者给了我重新生活和致富的机会,帮助我贷款、选取料木,给了我重新生活的支持。

  就这样,我的生活翻开了新的一页,根雕再次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也又一次进入小康生活,看着根雕,看着生活,看着家人,这才是实实在在的生活,踏踏实实的人生!

【责任编辑:蓉林】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