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页>hg1088新2网址

说出行

2019年09月02日 09:30 来源:魅力成都网 作者:刘志华

  我出生在1967年,在成都外西土桥镇一个叫余家碾的乡村里长大。儿时,我就对汽车情有独钟,做梦都想坐一次汽车。

  在我的记忆里,我所居住的余家碾到土桥镇老成灌公路约有两公里,是一条弯曲的小道,每逢雨季,到土桥镇赶个场,泥泞的羊肠道上,苦不堪言。那时成灌路上汽车很少,偶尔开来一辆,我就和童年的小伙伴们好奇地跟在后面追赶,闻着汽车尾气排放的汽油味,无比陶醉。特别是晴天,汽车驶过,烟尘和泥土四处飞扬,我和伙伴们全身上下脏兮兮的,回家没少挨骂,但我们痴心不改,只要学校放假,我们便相约到成灌路上看汽车。那时,我就梦想着,要是能坐一次汽车有多好。

  1976年冬月,奶奶病危,父亲带我坐了一回长途汽车回老家甘孜州泸定县一个叫刘河坝的地方,那年我九岁。凌晨三点钟便出家门,一路步行走到新南门长途汽车站,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到了车站,因时间还早,车站大门没开,便在昏暗的路灯下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早上七点钟,终于坐上了开往康定每天唯一的一趟班车。

  汽车沿老川藏线南行,中午到达蒲江县的大塘镇,乘客凭票证进食堂进餐。我记得,家里因孩子多,口粮不够吃。这次出远门,父亲口袋里自然没有全国或四川粮票。出门的头天晚上,母亲从外婆处借了几斤面粉,为父亲和我蒸了一大包馒头,准备路上吃。同车多数乘客是因出差或公干,他们有准备,身上自然带有粮票,能理直气壮地走进食堂就餐,对于农村户口的我与父亲只能在车上啃干涩的馒头充饥。待大家饭饱上车后,汽车又出发了。大约下午五点余钟,汽车到达雅安车站就不走了。因为那时,成都到康定要开两天,中途在雅安休整一夜。

  次日早上六点半,汽车驶出雅安车站,中午在天全一个叫新沟的地方吃饭、休息。因为,从新沟出发,就得翻越川藏线上的第一座大山——二郎山,有首歌是这样唱的:“二呀二郎山呀高万丈,枯树荒草遍地野,万石满山岗,羊肠小道难行走……”

  汽车喘着粗气爬行在近四千米高的二郎山的公路上,山上白雪皑皑,盘山公路,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近四个小时的爬山、下山,下午快五点到达泸定境内的甘谷地,父亲带着我下了班车。顺大渡河而下,又走了几十里山路,才在晚上九点过到达奶奶家。这次乘班车回老家,足足走了两天一夜!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不同种类的汽车多了起来。但那时,个人包车还是件时尚事。1988年2月27日,在我结婚的这一天。当时的川西坝农村人结婚,一般人家是用自行车、三轮车迎亲送娶,由于我老婆是外乡人,我父母租了一辆面包车,车头上系着用红绸布的大红花,我们的婚车一路上扯人眼球,自我感觉到很拉风。不得不承认,在我的心里,坐上汽车甚至比结婚还要兴奋几分。

  以后进入乡政府工作,我从事宣传报道,经常跟随领导下村入企业,坐的是“桑塔纳”?。车行走的道路都是辖区没有硬化的机耕道,凹凸不平,虽然坐在车里很颠簸,但还是感到特别舒服。小车的速度比大汽车快多了,只见道路两旁的树木快速地后退。当我从车窗探出头向车后望去时,只见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又仿佛一条黄龙,在车后翻滚摇摆。

  进入新世纪,金牛交通大变化。

  如今的金牛所到之处尽是水泥路、柏油路,笔直、洁净、宽敞、平坦,各种车辆在路上来回穿梭,高楼大厦尽收眼底,街景赏心悦目,美不胜收。然而,我的视线始终离不开过往的车辆,一辆比一辆新颖别致,一辆比一辆漂亮大方,大部分牌子都不认识。我出行常坐公交车,车窗外,看到的是金牛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心情愉快。

  两年前,我拥有了自己的车——一辆北京现代小汽车,这是曾经无法企及的梦想。拥有私家车,给我们的家庭生活带来极大的方便。每逢佳节我们开车回泸定县老家走亲串戚,行驶在雅康高速路,便会说起以前回趟老家的艰辛,如今开车仅三个多小时便与亲戚们聚坐在饭桌前,畅饮开怀。假日里,一家人自驾旅游,近的地方当天来回。每次我坐在自己的车里,行驶在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上,我总会回想起过去的岁月,一切恍然如梦。

  原创声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大家转载使用。?

【责任编辑:夕文】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蜀ICP备160247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